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范咪咪

谁他妈盗我号 我诅咒他全家不得好死

 
 
 

日志

 
 
关于我

无性 公园2568年之前582年王菲出生前两天被一个野蛮医生强行拉出 极度矛盾的个体,时常被人怀疑有神经病历史 每天都情绪化,在冷静后理智得可怕.自恋狂,工作狂.兴致起来的时候喜欢耍人玩,然后看被耍人的反应.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继续摇滚  

2010-07-23 17:51: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峰被禁播的一首歌的歌词!
打开电视打开收音机 翻翻杂志看看互连网 你会发现这世界疯了 疯得你我已经看不懂
母亲被自己孩子砍杀 丈夫被新婚妻子绑架 罪犯总是能逃脱惩罚 坏蛋总是能高高在上
我们的心快爆炸了 我们的感觉快崩溃了 我们的精神快垮了 我们的世界快疯了
舞台上傻瓜变成偶像 报纸上恶棍成为英雄 丑恶的被定义为高尚 卑鄙的被树立成榜样
富人变得越来越富有 穷人却是越来越绝望 过去正确的变成错误 曾经坚信的正在溃烂
我们的心快爆炸了 我们的感觉快崩溃了 我们的精神快垮了 我们的世界快疯了 
我们的心快爆炸了 我们的感觉快崩溃了 我们的精神快垮了 我们的世界快疯了
介绍几个现在依然摇滚的乐队,只是自己偶尔听听,有喜欢的就交流一下
红石(Red Rock)乐队
一、成员概况
乐队最初建队时编制为四人,后因音乐见解、个人发展等因素,乐队变更了几次成员,最终定型为目前的编制并更名为“红石”。现成员如下:
郑楠  主唱、吉他、词曲创作及编曲
何川  吉他
李楠  吉他
陈鹏  贝司
德明李(德国)  鼓及打击乐器
二、音乐风格及作品
乐队以流行摇滚为主要风格,并借鉴Metal、Pop Punk、Folk Rock、Funk、British Rock等音乐元素,极力尝试多种音乐风格。乐队前期作品倾向于硬摇滚音乐,后期作品流行味道浓厚,个人只是比较喜欢乐队早期的作品。
《改变》、《我们》、《等待的四季》、《另一条路》、《完美世界》、《离别之前》、《人世间》、《梦》、《历史》、《一个人的战争》、《磨难记》、《念旧的潜意识》。
神经中枢乐队
梁子  主唱
贵州地区优秀的鼓手。演出经验丰富。
1998年:-神经中枢乐队,成立于河北唐山。
1999年:乐队参加地下音乐汇演----“春天来了--中国新音乐发表会”。
2000年:乐队接受中国摇滚第一刊《通俗歌曲》的专访。同年开始录制乐队的首张小样作品“你的生活”。
2001年:乐队赴京发展,排练活动于树村。
2002年:受邀请赴大连参加“大连首届环保乐舞节”。并接受本地电台专访。
2003年:完成联合国难民署在人民大学的义演后,鼓手和贝司离队,乐队活动进入低潮。
单曲“青春岁月”和“少数派报告”在唐山录音完成。
2004年:3月乐队单曲“青春岁月”发表。同年6月乐队单曲“少数派报告”发表于《碑》有声音乐杂志。
2005年:大连诺亚方舟演出。
2006年:频繁演出于13club酒吧、无名高地酒吧、豪运酒吧、唐山青年俱乐部。
2007年:参加“涅槃重现”无名高地演唱会。秦皇岛“大城小爱”酒吧摇滚集会。同年7月参加北京房山区首届摇滚音乐节。年底乐队重组一直拒绝所有演出低调创作至今

AK47
当时在“焚”乐队的老猫有替人文身的特殊爱好。有一天,徐凯找老猫文身,当时徐凯还是个没毕业的在校学生,对摇滚的认识处于典型的萌芽状态。徐凯和老猫聊起他正和一个叫阿泰的吉他手一起碰东西,做了一些歌。通过和老猫的几次接触后,两人熟了起来,徐凯带阿泰来找老猫玩,请老猫帮他们修改还不成形的作品,提些建议。那时徐凯他们乐队还不成形,老猫去他们排练场玩了几次,大家感觉都挺不错。在此期间,老猫对音乐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可是在“焚”无法实现,于是有了和徐凯他们一起组支乐队的想法,表达一些“焚”以外的东西。于是,老猫和徐凯,阿泰深谈了几次,大家都很高兴。于是约时间由老猫带上原“第七天”的鼓手小欧和文身认识的朋友全磊,在青年湖的排练场进行了第一次排练,通过这次合作,大家发现排练时的气氛和感觉都非常好,给人极大的鼓舞。于是老猫正式和大家谈了组乐队的意图,列出了排练计划,并给乐队起名为“AK-47”,因为他们想要的就是这种有力量,凶猛的感觉。
2000年10月,AK-47乐队正式成立。乐队很快有了自己的第一首歌《跳》,这是一首歌词和意境都很不错的作品,现在已经被精益求精的乐队抛弃了,但也许等到合适的时候会拿出来重新编配。如此排练了一个月左右,老猫在音乐上又有了新的认识,于是他又拉上一块玩了好几年的好朋友,“第七天”乐队的吉他手邓迎,因为邓迎喜欢一些电子的东西,于是加入AK-47之后由他负责音效。这个六人阵容在排练了两三首歌之后就开始演出了。2000年12月,乐队和“陈尸”,“窒息”等死亡乐队在豪运酒吧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演出,乐队独特的音乐和统一的着装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大家从没想过中国会有穿队服的乐队。当时乐队的编配为三吉他,演完之后有人认为乐队做的是即兴实验音乐,但由于乐队老和死亡乐队一起演出,又被人当成是支死亡乐队。就这么边排练边演出的过了一个月。
2001年1月的时候,乐队发生了第一次人员变动,阿泰的家人要他去德国打工,他不想去,但由于家人给他施加的压力很大,在队友们的再三挽留下,他还是离开了乐队。(但也没去德国,至今仍在北京,听说走不了了) 就在阿泰出现问题时,老猫在一次演出时遇见了一直想联系但总找不着的李四伟,因为老猫在“焚”时想找李帮忙弹吉他的,结果李四伟就来了AK-47,接替了阿泰离开留下的位置。几天后,老猫又一个文身结识的朋友,从事户外运动的曹爽跟老猫聊起想学鼓,曹曾看过乐队排练,和成员们互相感觉挺好的,尤其和老猫私人感情特好,大家一块玩的很开心。这时老猫又有了新的想法,想在音乐中添加工业的元素,于是在老猫的劝说下,曹爽放弃了学鼓的念头,买了一台MC303舞曲编辑机加入了乐队。七人阵容的乐队通过一系列的排练和演出逐渐奠定了他们音乐的基础,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乐队有了《跳》,《仙境》,《超度》,《生命是极大的浪费》,《川流不息》,《燃烧战车》等作品。  
2001年5月,乐队报名参加第二届迷笛音乐节,由于当时报名乐队太多,AK-47的名气不大,加上乐队成员中并没有迷笛学校的学生,险些被淘汰,多亏“痛苦的信仰”主唱高虎推荐,迷笛学校的孙晔力保才得以参加。也许是机缘巧合,乐队被安排在音乐节的第三天倒数第三个演出,后面是T9和在地下圈内大名鼎鼎的“舌头”乐队,尽管很晚了,但很多人都在等着看“舌头”。在一支老死亡乐队“赤旗”之后,AK-47一登场就显得与众不同,乐队成员在台上的状态和气氛都特别好,统一的着装,独特的音乐,暴躁的现场让很多人记住了这支乐队。 音乐节过后,乐队的演出就多了起来,但一次大的人员变动也随之而来。曹爽因为个人原因,老是缺席排练,并且在乐队录制《摇滚北京4》的单曲时也没有参加,乐队成员对他极其有意见,导致了他的离开。一个在迷笛上表现极为疯狂的铁托王冉加入了乐队,顶替了曹爽。两个月以后,不是特别喜欢重型音乐的鼓手小欧离开了AK-47,去了另一支乐队“春秋”。主唱全磊也厌倦了乐队生活,退出了乐队。这期间,前“焚”乐队的鼓手小秦跟乐队排练了一段时间,但他太忙了,因为他同时还是“748”和“恣慰”的鼓手,然后鼓手换成了由“夜*”主唱胡松介绍的卢炜。自全磊走后,乐队步入了动荡的寻找主唱的日子,试了好多人都不满意,其中前“微”乐队的贝司手刘小宁,随乐队演出过一次,但还不是合适的主唱人选。这时徐凯由于音乐理念上还有点不成熟,再加上乐队纷乱的变动,导致了他的离开。“液氧罐头”的孔鸿加了进来。主唱换成了小谢,虽然他很努力,但乐队成员对他一直不满意。 2002年1月,乐队在老猫的家乡参加了昆明现代音乐节。阵容为:主唱--小谢;吉他--李四伟,孔鸿,邓迎;贝司--老猫;鼓--卢炜;舞曲编辑--王冉。从昆明回来后,小谢去了新西兰留学,王冉成了新一任主唱,李四伟由于种种原因离开了,徐凯回了乐队,王冉好朋友孟庆旺加入乐队。
2002年5月,乐队参加第三届迷笛音乐节。阵容调整为:主唱--王冉;吉他:徐凯,孔鸿;贝司--老猫;鼓--卢炜;采样--孟庆旺;舞曲编辑--邓迎。由于在音乐节上那次不愉快的经历,AK-47最低糜的时期到来了。由于个人原因和对乐队的灰心,邓迎回了老家云南,孔鸿回了“液氧罐头”。老猫经过长时间的考虑,决定自己来唱,因为AK-47作品的歌词和音乐创作方向主要是老猫决定的,以前的主唱在表达时都不是很到位,包括至今公认最好的主唱全磊。然而在乐队最需要鼓手的时候,卢炜却离开了大家,加入了“病蛹”。但是“岁月不会让一项伟大的事业失去新血”,吉他手吕夏飞,贝司手李志彤,鼓手朱迪加入了乐队。乐队的排练场也搬到了树村。徐凯再次离开乐队,换成了前”混血“的马君。通过频繁的排练演出,乐队逐渐恢复了生机。最后一次变动是朱迪因个人原因回了老家云南,换成了现在的符松。现在乐队阵容为:主唱--老猫;吉他--吕夏飞,马君;贝司--李志彤;鼓--符松;采样,舞曲编辑--孟庆旺。经过了这么多次的人员变动,乐队终于稳定了下来,形成了现在这个更有力量,更凶猛的AK-47。
子曰
子曰乐队在众多的标新立异的摇滚乐队中,没有标榜自己如何如何,音乐亦是如此,朴朴实实的,主唱兼贝司手秋野、吉它手文霖、鼓手张月。
子曰的歌至少有两点是值得说说的,首先是他们的幽默感,这是我们第一次在中国人的摇滚中感觉到幽默,这在今天挺不容易的,因为我们的摇滚一向被认为是件严肃、正经、深沉的艺术,以至那些无法严肃、正经、深沉的摇滚者为达到这一标准不惜变得虚伪和无聊,有时总觉得中国摇滚的那种沉重有些可笑。
可子曰没有“装丫挺的”(假正经),以一副轻松、诙谐和调侃的态度来对待自己的音乐。其次,他们是自崔健以来第二个能让你在音乐和歌词中同时都能品味出含义的摇滚者,听子曰的歌,有时像品茶,越品越有味道。其实,子曰才是真正的严肃、正经和深沉。如果你在听子曰的歌时仅仅停留在他们的幽默与诙谐的层次上,那就错了,正象他们要在音乐中加入一些方言、戏曲成分一样,他们并不是在普及方言、戏曲,而是借鉴这种形式,来使他们真正要表现的主题更和谐、更丰富一些,幽默与诙谐也是如此。
子曰真正要表达的是一个很一般的主题:生命的无奈、脆弱与悲哀。也许这样的主题谁都可以信手来表现一下,但这一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主题,子曰可以通过对父亲产生不信任感的儿子的挨打来表现(“乖乖地”),可以通过遭枪击的小鸟和遭雷劈的大树来表现(“大树”和“门前事儿”);可以通过世态炎凉的人际关系来表达(“瓷器”和“酒道”);可以通过自卑心理的描述表达(“相对”)。秋野的演唱是一种突破,这种借鉴戏曲念白的演唱形式更加完善了子曰的整体风格,有时,你会担心这种方式会影响歌曲的旋律,但在“相对”这首歌中,秋野的演唱和歌曲的旋律是十分融洽的。
崔健成功地完成了这张专辑的制作,从音响、音色、乐器空间的放置上,都能听出他是下了一番心思的,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崔健把后现代摇滚最突出的特点之一 —— 低音贝司效果加重,使音乐整体上多了些沉稳,使子曰在给人的第一个印象时不会让人感受到是一个新秀,而是一个老手;使秋野可以有目的地表现自己看家本领,这也是他愿意做的 
关于摇滚乐民族化的实践可以说从它登陆中国后就一直没有停过,二胡、古筝、琵琶、箫等等众多的中国民族乐器也早在各种类型的音乐里被折腾地够呛。再看那些当事人得意的表情,任谁都觉得似乎完成了一个中西结合的开天辟地般地使命。
只能说遗憾!一首其实是纯西方COPY的曲子或前或后或中间来一段原汁原味的民乐,最多只能说是一种点缀,怎么也成了民族的东西了,也可能是长期的民族自卑感造成的过于不自信之后的盲目所致。直到有了"子曰"。
从最初的"好兄弟"、"周易"一直到"子曰",乐队的名字在变,但是对于秋野的执着却丝毫没有改变。民族的血液在这里不再流于形式,看一看大多还是三大件,完完全全的电声,可是那音符与音符之间,那怕是啊小的缝隙里你还是能够感受到深深的民族情结。
不得不再次提到崔健,如果说之前崔健以赞赏的态度评价后辈乐手如何勇和窦唯等还仅限于口头上的话,这一次他却是用了实际行动,让子曰成了东西的签约乐队,并且第一次做起了唱片监制。
贝司手的身份从第一首歌开始就暴露无疑,《乖乖的》以一段贝司开场,半说半唱的道白,而听听之后嗯的拖音那氅着气的共鸣声,充分显示出中西方在发声上不同,之后是方言还中国打击,还有一段电吉它给你来的一段让你熟悉的旋律,只不过在这里出现,似乎还有很多搞笑的成份。
《相对》应该是秋野的老作品了,在很早的《中国之火》的拼盘里当时秋野就以周易乐队的身份录制了这首歌。可以将它当做一首情歌来听,用了很常规的情歌模式,可是在飘忽的吉它和弦背景下那抖得历害的声音还是让人感觉怪怪得,但更有意思的,这样的歌,一开始可能并不能吸引你,可听多了却真得会上瘾噢,不信你试试看。
《磁器》同样收录于秋野组"好兄弟"乐队时的作品,依然是一段练习贝司开始,作品借用了《七步诗》做为《磁器》的另一种诠释,中间还有一段官腔也是非常的有意思。在音乐编排上,这首作品也是最接近传统意义上的摇滚作品。
《梦》无疑是一首绝对优秀的作品,这几乎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用音乐编排的故事。吉它、贝司和鼓在这里随着情节的变化、情绪的变化而起伏变化着,几乎抛开了三段式的模式,而接近民间戏曲的模式。
《光的深处》有个很迷幻的开局,两把吉它两个和弦两种效果对着话,而秋野则无全是在用嗓子眼在唱着,所有的发声规律早就被扔到了一边。贝司从头到尾跳跃着,在这样的音乐里你分不清你究竟是想大声的附合着还是静静地坐着。
《门前事儿》——太北京化了,听着音乐,听着秋野的老北京腔,老胡同、老城墙、老茶馆等等禁不住涌至眼前。主歌部份终于有了西式的和声,而老崔也在这里来了段他招牌式的小号,简单而又清亮。
《酒道》同样是一首老作品,曾经收录于《摇滚北京3》之中,在这里秋野将中国的文化做了一次赤裸裸的展示,民谚的大量运用恰当而到位,多而不杂,像极了一出现代摇滚版的单口相声。萧和中国打击在这里和吉它贝司鼓不仅相安无事,还很合谐。
纵观整张专辑,你可以一小段一小段的听到各种音乐类型,民族的、摇滚的,还有摇滚乐中的各个类型,在这里所有的细节都成了秋野的佐料,而最终被合谐地融于他的作品中,这是一锅名副其实的中国浓汤。秋野用他的无形掌将仅有的一点或许你还想追根朔源的想法都打得没了,你们就喝吧,其它的就不用管太多了。
谁能从摇湔中透出幽默?唯有子曰
"抓一把土,撮一大堆,你吐口痰,我洒两滴泪,搅和搅和,掺和掺和掺和,成稀泥了……"
嬉笑怒骂皆文章,只要能打动人的音乐,都是好音乐。
子曰的东西,打动我
这些久居在巨大的意识形态和都市中的少年,环境使他们过早地老成。他们像波德莱尔笔下的"波希米亚人"一样,是一群面目可疑的"革命的炼丹术士",无条件地发动起义,把亵渎变成一种"即兴诗"。不同与西方都市的松散冷漠,他们是被亲情、传统的人际关系拥抱着、挤压着,最终对父权挑起了造反的大旗。这时代有时像出了点毛病,人们愿意把真实与粗糙等同起来,似乎精致隐含着一种小资情调。其实在国内普遍粗制滥造的音乐环境下,精致反是一种可贵的品质。这种品质使《子曰》专辑当之无愧地成为了九七年度最优秀的中文专辑之一,何况他们的确说了些什么。
二手玫瑰
二手玫瑰乐队成立于2000年的8月. 仿佛母体中的婴儿似的, 毫无隐藏的降生在这个城市的皮肤之上. 它不会因为你的坏而隐藏它的坦露, 也不会因为你的好而隐藏它的真实, 它就是它, 这次不是旅行, 这是一个时代.
或许是因为"二手玫瑰"的缘故, 以至于现在走在街上再看到类似于"二手电脑", "二手汽车", "二手电器"等都让我异常敏感的联想起这支乐队, 不知不觉中他这个名字或者这个代号已经融进了我们的生活, 融进了我们这个时代对平凡与媚俗的需要.
看到他们的现场更是以幽默, 诙谐的语言, 在旋律与节奏中表达着他们的方式与思想, 音乐不是被审视或分析的, 音乐希望同群众融合在一起, 伴随着二手的芬芳, 玫瑰的娇艳, 仿佛时间流逝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美丽的夜晚相对于城市的喧闹, 皎洁的月色相对于水中的倒影, 艳俗的大红相对于我的苍白, 我相对于......
欢迎您来到"二手玫瑰"的丛林中.
顾客至上, 宾客如归!
1977年生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
高中学习期间接触摇滚乐并开始学习爵士鼓和吉它演奏
1996年开始进行原创音乐的创作,同年组织乐手排练。《革命》、《我要飞》等早期作品在当地引起很大反响。
1997年5月,服从分配到哈尔滨从事宾馆保安工作,并在当地组建“黑镜头”乐队任主唱及词曲创作。
1998年10月,离职到北京发展。
1999年6月,回哈尔滨组建“二手玫瑰”乐队,深入农村进行音乐创作。
1999年10月,参加哈尔滨市大学校园巡演、哈尔滨第二届摇滚艺术节等系列摇滚演出。
2000年初,再次来京,重新组建“二手玫瑰”乐队;同年8月13日,在北京豪运酒吧第一次登台演出。
2002年11月14日,签约北京艺之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王钰棋简历(二手玫瑰乐队吉它手)
1996年—1998年就读于上海对外贸易经济培训中心并获得学士学位
1998年—1999年进修于河南大学音乐系
1999年8月来北京,从事音乐创作,并参与摇滚乐演出及流行音乐的编曲、演奏、录音等工作。
2000年4月与“二手玫瑰”主唱梁龙相识,同年8月加入“二手玫瑰”乐队任主音吉它手
王钰棋生于1979年,14岁开始自学吉它。个性鲜明,演奏风格诡异、独特、灵活、善变。创作思路开阔、大胆;无论音乐编配还是演奏技法,都富有明显的实验色彩。
陈劲简历(二手玫瑰贝司手)
1967年生于北京,自幼随父亲学习二胡演奏。
中学开始自学吉他、口琴、贝司、爵士鼓等乐器演奏。
1988年至1990年与常宽等人组建“宝贝兄弟”乐队。
1991年至1992年初组建“红色部队”乐队,并参加“中国火Ⅰ”的录制,歌曲《累》收录其中。
1992年加盟香港“大地”唱片公司,出版《红头绳》、《雾气中的昆虫》两张专辑。此期间并为艾敬、老狼、景冈山、郁东等歌手创作歌曲,并参与编曲、录制工作。至1997年离开大地。
1992年与窦唯组建“做梦”乐队,并参加电影《北京杂种》的拍摄。
1992年底乐队解散,与“做梦”乐队创作的多首歌曲被窦唯专辑《黑梦》收录。其后录制《摇滚北京Ⅲ》、《纪念张炬》等专辑。
1999年与窦唯、晓帆、讴歌共同组建“译”乐队,录制《幻听》、《雨吁》两张专辑。
2000年“译”乐队继续创作,窦唯离队。
2001年底加盟“华纳”中国唱片
2002年录制“译”乐队专辑,此期间与“二手玫瑰”合作进行演出,并录制专辑。
2002年底加入“二手玫瑰”乐队。
张越简历(二手玫瑰乐队鼓手)
1989年在北京市人大附中学习期间开始学习打击乐,同年加入北京市中学生金帆交响乐团任打击乐手,同时在学校乐队练习架子鼓。
1990年迷上摇滚乐并自组乐队。
1992年与高中同学组建“石头”乐队,先后创作录制了《童话梦》、
《北京时钟》、《往日》等歌曲,并被收入《摇滚94》、《摇滚北京Ⅱ》、《红星ⅡⅢ》等早期摇滚合辑。
乐队解散后,先后参与“北极星”乐队、“铁风筝”乐队、“NO”乐队等合作演出或录制歌曲。
1993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录音艺术系。
1995年加入“子曰”乐队(后更名为“爻释子曰”)任鼓手、合成打击乐手及乐队经理。并参与制作了第一、二盘专辑,2001年退出乐队。
1996年担任导演并开始拍摄MTV代表作有:
杨炀《接触不良》
曾凡一《有一天我们变老以后》
李杰《你的心,我的房》
李慧珍《在等待》
李晓东《风也从容我也从容》
郭峰《让我再看你一眼》
子曰《相对》被选为参展1997年中港台学生录影节
李臻《让我为你唱首歌》获中央电视台1996年军营音乐电视大奖赛金奖
同时拍摄了北京电视台一系列贺香港回归音乐电视,以及“金响饼”“强力家具”广告。
2001年—2002年初参加“田震全国巡回演出”,任电鼓打击乐手。
2001年6月加入“二手玫瑰”乐队至今。
现为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摄制部导演,国家四级导演。
吴泽琨简历(二手玫瑰乐队民乐演奏)
1978年生于北京一个音乐世家,其父为“吴氏管乐”传人。
自幼随父亲学习各种民族管乐器的演奏和制作技法以及音乐理论等。学习期间曾代表北京市、区、学校,参加各种大型演出活动和比赛并获奖。得到业内专家的好评。
1998年毕业于北京市戏曲艺术学院
同年进入电影乐团任民族管乐演奏员,成为专业乐手。工作期间代表电影乐团以及其他团体出访香港、台湾、加拿大、瑞士等国家和地区进行演出。
2000年加入“二手玫瑰”乐队演奏特色乐器。
现为电影乐团青年民族管乐演奏员。
ADO乐队
主创人:崔健
鼓手:张永光(三儿)、刘效松、徐臣桦
主音吉它:埃迪
萨克斯:刘元
贝司:刘君利
古筝:张珊(特邀)
乐队成立于一九八六年,崔健独立发展后无大建树,主要为崔健伴奏,阵容堪称豪华。崔健曾不止一次的表示,ADO是他音乐的摇篮、ADO为他完成了许多音乐上的想法。而这是关于中国、北京,在初始的年代摇滚乐手们从遥远的马达加斯加及匈牙利来到刚开放的国度后,与中国鼓王及第一唢呐手相遇,东西文化的交融下,在音乐里首度展现热情,执着且无所畏惧的精神的历史纪录。
如果你真正的热爱着摇滚音乐,如果你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一直在关注着中国的摇滚音乐,那么你应该知道他们——ADO乐队。如果用一天的时间来形容中国的摇滚音乐,那时候的摇滚音乐象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那是一种朝气带来的光辉,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黑夜,偶尔的流星闪过希望能再次照亮夜空!
80年代中后期,崔健用象一把刀子的锋利撕开了蒙在我们脸上的那块红布,与他一起并肩战斗的是一支叫做ADO的乐队。90年代初,当我们的耳边听到的摇滚完全是唐朝、黑豹的时候,滚石、魔岩唱片公司在中国大地燃起了一把熊熊摇滚之火。这张唱片的出版在中国的摇滚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它让当时很多默默无闻的中国摇滚艺人为大众所知。同时,这张专辑也被很多人认为是迄今为止最经典的摇滚拼盘了。《中国火》中收录了多首经典之作,张楚也因为一首《姐姐》而名震大江南北;而ADO乐队的《我不能随便说》让人对这支与崔健合作多年的乐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乐队的成员都是摇滚界元老级的人物了,萨克斯刘元,鼓手从刘效松换到张永光(圈中有名的鼓三儿),吉它手兼主唱是来自马达加斯加的艾迪,贝司是生于匈牙利的布拉什,可以说是国际精品强强联手。只可惜不能收录当时他们所有的作品,在多年后由滚石再次整理发行,算是对当时的那团熊熊火焰做一次致敬吧...
那儿,贝司 
武锐,鼓手
吴宁越,主唱
五年前的夏天,来自中国西北地区的布衣乐队在北京进入人们的视线,人们开始谈论他们有着浓郁西北韵味的音乐。越来越多的欧美游客来到布衣乐队演出的酒吧,欣赏他们与众不同的声音,其中很多人听着他们的音乐而走入中国的大西北,在那片土地上寻找布衣的音乐带给他们的西北特有美好感觉。今天的布衣乐队与往日不一样,脱胎换骨的他们更加自信。他们的态度决定了他们的音乐,热爱生活、自由自在,而音乐或激昂或飘逸或低沉或灵动,而始终贯穿其中的是布衣身上来自于贺兰山下的质朴与幽默。
布衣是他们的名字也是代表了大多数人中国人的生活状态,在过去“布衣”只属于书本,而现在布衣属于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热爱音乐的新一代的年轻人。在个性不断被复制的中国流行音乐界,布衣乐队因为他们独一无二的西北地域音乐气质在众多音乐人中脱颖而出。中国各大媒体将视线投向了布衣乐队,向更多的中国年轻人介绍他们的音乐。更多的年轻人通过布衣的音乐重新认识、喜爱、欣赏本民族的音乐。当然,布衣的音乐不再是两千年前的中国音乐,他们通过属于他们的表达方式,创造这片土地上最美丽的声音。
布衣乐队年历:
布衣乐队主页:http://buyiband.blogcn.com
1997年为希望工程捐资义演,举行全区高校巡演,同年《秋天》打上黄河风云榜。
1998年与科威特的流行乐队联合,为受水灾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西夏王陵捐资义演。
2000年参加“乐坛惊雷”大赛获第三名几及最佳主唱奖。同年与伟酷网站签约发表《秋天》、《自由的鸟》、《三十里铺》。
2000年《秋天》、《自由的鸟》入选中央四套的“新民乐”栏目。?2001年获宁夏人民广播电台最佳原创乐队奖。
2002年参加中国北京“迷迪音乐节”,参加大众音乐基金主办的“竖起耳朵”现场音乐系列。
2003年摩登天空唱片公司badhead3民谣合辑《花园村》中发表单曲《秋天》。
2004年接受英国BBC电台专访;并参加中央台节目高歌《三十里铺》;
    参加贺兰山"中国摇滚的光辉道路"大型音乐节;
参加04年midi音乐节,并被多家媒体看好,评为"最被关注的民谣摇滚乐队";
中国权威专业音乐媒体《音乐周刊》用大幅版面介绍了宁夏的布衣乐队,并进行了访谈;销量极高的《完全生活手册》也用大版幅刊登推介布衣、布衣音乐和布衣的生活;
参加“只有一个宁夏北京站”系列演出。
2005年继续作为主角之一参加“只有一个宁夏银川站”演唱会;
与唐朝、许巍、张楚等多位摇滚人共同录制纪念张炬合辑《礼物》;
作为第一支受邀在北京香格里拉饭店表演的摇滚乐队为来华的“卡萨布兰卡”舞蹈团队演出;
5月27日在京成功举办“布衣乐队十周年”纪念演出;
7月[V]杰克丹尼·非常音乐派对布衣专场巡演;
与国内一线众多乐队一同参加“格根塔拉草原音乐节”;
8月与罗琦超载张楚同台参加”绿色北京”露天音乐节。
如果你热爱音乐,如果你热爱摇滚音乐,那你一定知道被称为中国第一支激流金属风格的乐队了。是的--它就是超载乐队!
1991年正式成立的“超载”乐队是中国Thrash Metal(激流金属)的代表乐队。主唱兼团长高旗出生于北京的音乐世家。87年和原唐朝乐队贝司手张炬及曹平组织第一个乐队,在乐队里弹吉它。第一首完整的创作"每次都想拥抱你"收集在《呼吸》首张专辑里。88年呼吸乐队成立,负责专辑里主要词曲的创作编写和音乐制作。90年与呼吸一起参加了在北京首都体育馆举办的“90中国现代音乐会”。91年万圣节那天正式成立了超载乐队。关于“超载”这个名字,它的含义就是指人们始终在一种超载的情况下生活。然而这却被一些人认为是不吉利的乐队。
95年引起日本唱片公司的注意,积极与其接触。同年9月英国起业音乐杂志《TheWire》刊登其访问。年中与魔岩唱片签约。96年推出了以同名《超载》为专辑的第一张唱片把中国新音乐的探索推上了一个新的度。在其中收录了高旗七年间创作的十首作品,并取得了良好的销售成绩。同年“超载”乐队成员调整为:主唱兼吉它手高旗、吉它手李延亮、贝斯手欧洋、鼓手王澜。那年参加中国火演唱会的全国巡演,同时“超载”乐队的音乐风格有了较大的转变,新作品更加注重旋律和动感的表达,其中《不要告别》收录于《中国火3》合辑并被电影《爱情麻辣烫》做为插曲。
98年“超载”乐队参演“98(新乡)新音乐演唱会”,乐队的演出掀起了观众强烈的热情。那年高旗在《将爱情进行到底》中饰演小春。单曲《绿草如茵》收录于纪念唐朝乐队贝斯手张炬的合辑《再见张炬》中。
二十世纪末是加速变化的时代,瞬间把一切好的和不好的全都给改变了,重金属早已被抛在脑后成了一个被讥笑的代名词,电子和朋克才是时代的弄潮儿。经过反复的思考和变通之后,“超载”终于卸掉了层层重金属盔甲。于是他们在99年推出了第二张专辑《魔幻蓝天》。专辑中以清新吉他的英伦摇滚形象出现,向着感伤、细腻、敏感、唯美的层面回归。高旗在这张专辑中体现了返朴归真的心态,然而温柔的音乐语言、映射真实生活细节的词作无不证明他极力企图以从心灵深处来感动人们。
为2003年抗非典而创作的公益歌曲《要你坚强》加入HiH---PoP的音乐风格以及失真的低音。其中邀请了黄花丽唱美声背景,一个顶极的交响乐团参加现场录音,黄征,羽.泉和高旗一起唱;同年3月11日,高旗在北京正式宣传最新专辑《生命是一次奇遇》。此张专辑创作倾向于生活化和包容化,然而反响却是褒贬不一。
胡吗个
想要介绍下这个人,他并不是乐队,可他的歌却很熟悉,一直也在听,发觉摇滚并不一定是一群人的力量才能摇出来,一个人的时候也可以。
1991-1995年住在华中师大陪同学们读书,大二开始学吉他,同期作品未发表
1995年8月至今在北京租房子玩,同期部分作品集成,首张专辑《人人都有个小板凳,我的不带入二十一世纪》
1998年12月签约摩登天空BADHEAD
1999年4月出版首张专辑
1998年12月应邀赴广州参加“以音乐的名义”演出,同台的还有王磊、NO乐队
1999年1月首张专辑小样获《世界音像》“98十大唱片”
1999年3月应邀赴唐山参加“1999,春天来了!!新音乐发表会”
胡吗个出专辑
98年5月,胡吗个在同学处筹集到6500块钱,买了一台四轨机和一把箱琴。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他查看《牛津词典》读说明书,把四轨机的按钮按得啪啪直响,他反复试录,大喊大叫,很兴奋。
这是在北大蔚秀园,一间四平米出租屋里。窗外挂着一个鸟笼,鸟笼里有一只鸟。胡吗个一弹琴,它就叽叽喳喳的叫;胡吗个出门去了,它就看湖边老头钓鱼。胡吗个穿着裤衩,躺在床上,晚上是不能乱喊乱叫的。他想他快老了,得做东西,等不起,差不多从97年就在这么想,胡小鹿和李辉也这么想,他的朋友、工作人员。
李辉找来三个安徽人,叮叮当当的,在小屋里铺岩棉,贴隔音板,好!它就叫:“北大四平米棚”了。
7月的白天,北京热得象武汉,北大四平米棚热得象华师锅炉房。棚里搁着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桌子上摆着四轨机,椅子上坐着胡吗个,他对着自制的话筒架录吉他,一般的,他在里面劳作半小时后,便出来放风,身上长满黄豆大小的汗珠,内裤湿透,棚里的电扇正哧哧啦啦的换空气,那是从早市上买来的电扇。
有一天,胡吗个打开房门,听自己试录出来的东西,没听完便一头倒在地上,哎呀!那是什么狗屁东西,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嗡嗡直响。
冲进棚里,全部抹掉。胡吗个情绪有些低落,又加上天气热,他中暑了。
胡小鹿说,先休息几天吧!好,吃药,在家转悠,出去散步,坐在湖边乘凉。湖里有小鱼,跑来跑去。胡吗个找来一块纱窗,用铁丝围成一个网篓,放在湖边,蔚秀园的鱼没见过这东西,接二连三的落网,放在水盆里喂养,直至面黄肌瘦。将其放回湖里,重新逮回来些健壮的,反复如此,好玩极了。
接下来的几天,胡吗个一直在找最佳录音点,慢慢的,录出来的东西好听多了。
7月15日,录音正式开始。
那些天是这样的:胡吗个9点起床,吃些东西后,开始录音;下午2点左右,太阳西晒得厉害,棚里不能呆了,出去吃中饭;然后在湖边乘凉,抓鱼,晚上,早些洗了睡……
8月21日,大功告成,李辉开车,载着胡小鹿和胡吗个去五道口吃了一顿“大象屎”。
接下来就是胡小鹿和李辉的事了。他们转录小样,复印歌词,寄给出版单位、个别唱片公司,大都没有回音。后来,从上海来了一封信,说:现在的听众需要的不是小板凳,而是大班椅,真皮沙发。希望你们坚持!
10月份,正式出版发行这个东西似乎不太可能了,他们想。那好吧,就干脆让它民间流传吧!他们花了400块钱,去磁带厂压CD,复制了100盒样带。那段时间,胡小鹿包里装着满满一包磁带,差不多见朋友就送。外地的朋友就寄。
11月底,胡小鹿请兰州来的朋友颜峻吃饭,那天到场的不知怎么就从三四个人到了十七八个:祖咒、王凡、胡吗个、郝舫、陶然……当然还有沈黎辉,摩登的老板。饭间,胡小鹿发了一圈磁带,一个没落。
直到最后,个儿小的抗着个儿大的,胡吗个抗着祖咒从饭馆里走出来,然后塞进出租车,大伙儿一欢而散。哦,那天好象是周末。
第二天,沈黎辉打电话给胡小鹿说:我对你们做的那个东西很感兴趣,现在很少能有东西让我听两遍的了,你们哪天过来谈谈吧!
98年底,胡吗个签约摩登天空Badhead,好比老姑娘坐大轿。
摇不动了,你们接着摇吧。
  评论这张
 
阅读(58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