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范咪咪

谁他妈盗我号 我诅咒他全家不得好死

 
 
 

日志

 
 
关于我

无性 公园2568年之前582年王菲出生前两天被一个野蛮医生强行拉出 极度矛盾的个体,时常被人怀疑有神经病历史 每天都情绪化,在冷静后理智得可怕.自恋狂,工作狂.兴致起来的时候喜欢耍人玩,然后看被耍人的反应.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零零年代--记录与音乐有关的青春  

2009-12-18 13:42: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常当我沉浸于音乐带给我如梦般希望的时候,他像是望着十年前的自己一般冷冷的在一旁望着我。我知道他想说什么,理智让我无法接受情感的解释。

 我的零零年代--记录与音乐有关的青春 - 范咪咪 - 范咪咪

我并没有赶在崔健,唐朝红遍大江南北的时候听摇滚。似乎那一代人留给我的只是辉煌过后逐渐消失的印记。

我的零零年代--记录与音乐有关的青春 - 范咪咪 - 范咪咪

十年前用的

我的零零年代--记录与音乐有关的青春 - 范咪咪 - 范咪咪

十年后听的

十年前,大街上很多美亚音像店里放着张信哲,林志炫的歌。那时候专辑都卖得很贵,还在读书的我只能买卡带,一般十几元就能买到一盘卡带,一个小小的walkman背在包里,耳线绕在脖子后面,边走边听,A面放完了还要换一面再听。有时候能看到学校里一些家庭有条件的学生用CD机听音乐。那个年代的人们并不追求音乐品质,或许有了市场的冲击,大家开始学会比较,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音乐本身带给他们的享受,于是IPOD,IAUDIO,SONY各种MP3,MP4给了我们更多的选择。而我依然固执的选择买专辑,每个周末的下午只要在家都会用音响播放,六年前家里花了几万买了这套音响,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用虹吸壶煮杯英式咖啡,一边喝着那种略带酸味的咖啡,一边座在地毯上看着挂在墙上自己的油画,音乐从不同方向在空气中流动传入耳朵,我总是沉迷于这种震动。

大概九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CCTV里有个左小祖咒的采访,与他一起被采访的是一个每周会有一个宴请不认识的朋友来家吃饭的北京人。电视里放着左小的歌,他头顶牛仔帽,身穿黑色披风走在北京那永远特别的红色城墙外,眼睛里那种灰蒙蒙的淡定与苍凉和他那不着调的唱法闯进我的脑子,不理解怎么会有这么唱歌的人,那时候并不知道什么是编曲,什么是配器,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摇滚。我所能最大的理解范围也就是陈升的歌。

我是你酒瓶里的儿子,阿丝玛

你能帮助我和你在那游泳吗?

我是你每次出航的倒桨,阿丝玛

海里扬起的帆为什么是白幡?。。。。。。

这首《阿丝玛》是我最初听到的地下音乐,给好多当时一起听张信哲的好友推荐左小的歌,他们统一的反应便是用异样的眼神望着我,好似在问“这真的是你喜欢的歌么?”我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或许是左小那永远不着调的唱腔和他歌词里能让我听到的共鸣让我开始关注中国地下音乐。而后当我了解到左小在中国地下音乐中也是个特例时,我便对这个蕴藏着无数意外的地下音乐王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而让我真正深入了解这个世界的却只是在几年前与现在痛仰吉他手宋捷的认识。

我的零零年代--记录与音乐有关的青春 - 范咪咪 - 范咪咪

宋捷

MYSPACE(聚友)是许多音乐人的私人博客,经常有些特别好听却从未发布的专辑能在那里听到,只要你有足够的时间和心去听,总能听到属于你自己的爱。也就是在这个网上,我认识了许多现在的好友,宋捷是其中影响我最深的一个吧。

最初听到的是他的《我会想起你》,那是他在云南时写给他儿时玩伴的歌,尤其里面一句歌词“真的永远无法和你在一起,但我会微笑着想起远方的你。。。。”那种隐藏的冷漠有多少人能忍受,怀着淡淡忧伤的歌词却伴着轻松的节奏,也就那种释怀让我对宋捷一直很感激。整整一年,我一直反复的在听这首歌,也特意为这首歌做了视频。在这里感谢好友宋捷,也祝你的EP能大卖。

后来从宋捷那里了解到中国地下非常NB的摇滚乐队,痛仰(痛苦的信仰)。那时候正赶上他们录制新专辑,在痛仰官方聚友上都是他们还未发表的新歌,《西湖》是我最喜欢的一首,尤其田然当中的吉他SOLO让我感觉像是荡漾在西子湖畔上。今年痛仰十年巡演,现场我看到太多的人流泪,整整十年的沉淀,唤起多少人对青春的回忆,如果说我们上一代被魔岩三杰所感动,那我们这一代因为痛仰而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在我为痛仰做的十年纪念册里写了这么一句“痛仰十年,我们爱你们,痛仰二十年,我们的爱人爱你们,痛仰三十年,我们的孩子爱你们,我们永远和你们在一起”。。。

我的零零年代--记录与音乐有关的青春 - 范咪咪 - 范咪咪

痛仰十周年纪念册

我的零零年代--记录与音乐有关的青春 - 范咪咪 - 范咪咪

关于郑阳的报道

我的零零年代--记录与音乐有关的青春 - 范咪咪 - 范咪咪

痛仰十年巡演上海站

也是同时,我听到越来越多的音乐,有些像是恶补一般听着崔健,唐朝,春秋乐队那个被称为中国摇滚最辉煌年代的歌。因为感动,我在前年的冬天,“离家出走”(这是我父母给出的定义),只为了北上去看一场刘2的演出,独自远行的勇气如同多年前的他们,离开家乡,座几天的火车来到北京开始北漂生活,刘2便是其中之一,《残狗阿明》,《西北偏北》每首从他手中拨弄出的旋律总是击中我内心难以启齿的灵魂,我并没有为此远行而感到后悔,因为父母永远不会理解我们这一代是幸福的,可并不快乐。那一夜我被刘2的歌感动了。

我的零零年代--记录与音乐有关的青春 - 范咪咪 - 范咪咪

刘2疆进酒演出

时代终究隔着时代,崔健,唐朝,春秋乐队那个时代的的歌虽然让我感动,可也无法替代现在耳边的音乐带给自己的共鸣。比如痛仰,比如声音碎片,这两个不同品牌下我最深爱的乐队,一个来自MIDI一个来自摩登天空,任何一支乐队现场带来的震撼是用语言无法表述的,只有在心里彼此对望时能感受到的爱。就像还让我感动的MIDI音乐节上那些在舞台下这么多同样热爱音乐的孩子们,每年他们像是过节一般聚在一起,只因为他们所爱的乐队,只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语言。

这是去年我看到的MIDI音乐节宣传片《08年我们结婚》,这句话是我以一个热爱音乐在舞台下看演出的乐迷说的话,我们不是愤青,我们用我们自己理解的方式去爱,去感受生命,我们在舞台下齐唱国歌,我们在一起随音乐跳舞,我们能在人潮拥挤的地铁上给老人让座位,我们收留流浪猫,用爱感动彼此。虽然生活有时候很操蛋,可依然怀有激情的生活着,因为我们有音乐。

 

一晃十年,每年音乐节上总能见到新的面孔,也总会忘记一些旧面孔,在我逐渐感到自己离音乐更近时,也一点点感受到另一面的尖锐。

我总想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找条出路,尤其当我的生活里出现旋律后,我便开始设想如何将自己所会的和音乐结合。以前是在音乐和吃饭之间,现在是在做音乐与卖音乐之间,可无论用与哪个国家的音乐做参照,中国的音乐并不黯然,却很惨淡,似乎总走不出这个怪圈。就像在中国举办的音乐节,今年20多场的音乐节能赚钱的屈指可数,为什么这么多年的积累却没有几个像样专业的音乐节。或者说“月亮小组”的诞生并不只是一个圈子而出现的,这样的情况在另一些圈子也有发生。为什么中国的地下音乐始终走不到市场上,为什么做了这么多年的音乐,音乐人们依然穷。

十年沉淀下来的不光是成绩还有问题。我依然怀有激情期待下一个十年的更多成绩与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3983)|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